2022年1月10日

卖买冷冻人乳中介成人奶妈,母乳交易市场乱不是只提供给婴儿?

作者 adhuang

8月下旬,《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自称为「宝妈」的人利用社交平台以每袋几十元(人民币,下同)的价格出售冷冻人乳。购买人乳的买家中,有买给「缺奶」的婴儿和孩子喝,但也有人是迷向偏方,买人乳来敷脸除痘或是滋补。

此外奶妈母乳喂养图片,也出现「奶妈中介」这种以中介「成人奶妈」提供亲喂母乳、现场挤出人乳等服务的行业,一次要价1500元,据出售新鲜人乳的女子透露,她的顾客多为成年男性。内地的母乳交易市场除违法外,存在卫生隐忧更有涉及色情的嫌疑。

据《澎湃新闻》报道,8月13日,发现化名陈乐的女性在百度贴吧的「母乳喂养吧」、「闲置群吧」、「二手市场吧」发布消息,并附上奶袋和奶瓶中的冷冻奶状物图片。她透露,3个月前生下孩子后奶水比较多,每天会多出700、800毫升,便将多余的人乳装在100毫升的母乳储存袋中,以15元一包的价格在网上出售。

她提到,购买的客户不能指定「生产日期」,需支付邮费、泡沫箱费及冰袋费。一天约有一到两笔订单。陈乐透过,内地最大的二手交易平台「闲鱼」贩卖,但上面的商品显示的会是「二手洁面产品」而非「冷冻人奶」。

另一位化名何畅的女性则称,一年前孩子出生后,她开始在网上卖人乳及母乳皂、母乳乳霜、母乳布丁等关联制品。她通常在百度贴吧发布售卖资讯,接著透过QQ或微信与客户沟通,一样用「闲鱼」卖给顾客,并伪装成肥皂、乳霜、母乳储存袋等物品。

而陈乐和何畅并非个案。在有超过3万名用户的「母乳喂养吧」不时可以看到这样的发文,许多内地的社交平台也有这样兜售「人乳」的文章,但是其来源、冷冻和寄送过程会否变质,卫生和母乳是否健康等问题都缺乏保障。

中介推销「成人奶妈」

而为了得到「新鲜人乳」,也开始有「亲喂母乳」、「现挤人乳」等「奶妈」服务,更有中介的职业出现。《澎湃新闻》记者采访到的20多岁女子不只卖冷冻人乳也有提供现场挤人乳的服务,她提到,500元可以拿走80袋冻奶;但需要新鲜人乳的话,喝一次1500元。

她表示,自己的客户多为成年男性,喝人乳是为了「补身体」,客户一般每月喝4次左右,但有时也会换别的奶妈。也有女子跟记者透露,会直接让客户躺在她怀里,亲喂人奶。

早至2013年,《北京晚报》就有记者调查发现,母奶成深圳高端圈内的时尚营养品,「直饮人奶」在深圳富豪圈中流行。《北京晚报》访问「心馨语」家政服务点负责人林军曾表示,奶妈业务已拓展到成人消费群,需求超过预期。

但除了「人乳」对成年人的功效缺乏证明之外,「成年奶妈」的交易也因涉及色情服务而触法,需负担行政和刑事责任。

人乳交易法律待完善 「母乳库」能否成为解方?

《澎派新闻》指出,2000年,《卫生部法监司关于人体母乳不能作为商品经营的批复》曾提到:「人体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资源,不能作为商品进行生产经营」。事实上不只2013年、2017年都有媒体曝光人乳交易乱象,但现在乱象仍在,只是更加隐蔽。

《澎派新闻》采访上海海事大学法学教授曹艳春奶妈母乳喂养图片,她表示,尚没有实质性的法规和明确的监管部门,对人乳交易进行管理和控制。关于人乳买卖问题,唯一具有法规色彩的仅有上述的《批复》。但该批复仅是出自一个行政部门的规范性单,严格说来不具有法规、规章级的法律效力,因此「人乳买卖问题」在法理上仍有疑虑。

《新华社》8月5日曾引述《2021年世界母乳喂养周主题研讨会》专家说法,内文提到,「配方奶粉营销是影响孕产妇选择母乳喂养的一大原因,需要加强对母乳代用品营销行为的规范,鼓励母乳喂养」。但对「母乳」不足够的新生儿来说,如何补足营养成为难题。

2013年开始,内地陆续开设多家「母乳库」,透过志愿者「爱心妈妈」捐赠的方式,储存母乳分配给需要的婴儿。据《澎湃新闻》报道,目前,广州、南京、上海、重庆、西安、北京等城市都设有母乳库,截至2021年内地母乳库数量增至26家。

但目前尚在起步阶段的母乳库缺乏关注也不获许多新生儿母亲的信赖。此外,母乳库的规范化管理与运营方式还是空白,并且缺乏相关的政策支持,加上其公益性质,巨大成本也带来压力成为其发展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