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15日

你们都误会李国庆与俞渝了

作者 adhuang

500

文 | 挪威

这是新90后早起推的第280篇文章

01、

李国庆抢夺当当公章

这件事情,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了。

4月26日下午,李国庆先生带着4名彪形大汉冲进当当网的办公地点,夺走了当当的公章,也包括财务章。

与此同时,还在公司贴了告全体员工书。

大致意思是,俞渝上位之后,坏事做尽,例如无视中小股东利益,挤兑核心人才等等,把公司越做越烂。

所以我李国庆决定重新杀回来,接管当当。

朋友们只要你们跟着我混,光明就会来啦。

500

500

▲李国庆贴在当当办公室的告全体员工书

网上的说法是:「李国庆这是夺权。」

这件事很快和之前他当着主持人面儿摔杯子以及和各路大佬撕逼一样,上了热搜。

李国庆的回应是:「依法接管,何来抢?」

他还晒出了满盒子的红色公章,末了,说了一句话:

(这些公章)我白天邦在裤腰带,晚上放在被窝里。

意思很明显,我把它们放在命根子附近,它们就是我的命根子,你们来抢试试?

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看到这句话,可能会敬李国庆是条汉子。

以为他不死心,一手创立当当,不愿意交出去,逮机会就像把自己的产业夺回来。

如果这么想,那是你误会李国庆了,当然也误会俞渝了。

李国庆未必念念不忘要控制着当当,俞渝和他之间也未必有网上所谓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情感纠葛。

折腾来折腾去,其实还是为了两个字:

利益。

500

▲李国庆发微博,表示拿回公章合法,并晒出公章图片

02、

他是想控制当当吗?

李国庆抢回公章,是想控制当当吗?表面上看,是这么回事,但其实不是。

这位仁兄就是再不堪,再上演丑剧,人家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电商大佬,也把一家企业带到过美国敲钟,他不可能真的认为抢了几枚公章就可以控制一家公司。这点公司运营的知识,你要相信李总有。

我的看法,另有目的。

我先来回答一个问题,就是李国庆对于当当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

结论是,他其实很早就不想管当当了。

2018年,放手当当之后,李国庆的状态相当之好。

健身,旅游,烹饪,俨然成功人士财务自由之后的岁月静好状态,转而成为投资人,投资了区块链。

当然,李国庆是不甘心寂寞了,他自己还折腾了另外一家创业公司。

也就是现在的知识付费类项目,早晚读书。

2019年春节前的5天,李国庆把办公室停车费都交了之后,离开了创业19年的当当。2019年2月20日,当时,当当人力资源部发布公告,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的任何职位。

李国庆写了《致大家的一封信》,信中尽是世事浮沉之后的看淡。

俞渝 李国庆_俞渝和李国庆_当当情缘-李国庆俞渝夫妻创业传奇 电子书

有这么一句话:

在经历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

你看,走得毫不拖泥带水,干干净净,潇潇洒洒。

那时候,我想,在人事里浮沉的人们,相对还是羡慕李国庆的。

李国庆告诉大家,离开是愉快的,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他甚至还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走?应该在当时当当上市两年后的时候就挥一挥大金棒子,转身消失于世人的视野,他后悔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和当当的撕扯上。

按照他的设想,如果早几年离开去创业,这时候可能又新做出来一个独角兽了。

500

▲李国庆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早就后悔了

如果你觉得李国庆那时是被逼无奈的,毕竟被「赶走」,只能接受现实,所以这是一种自嘲,你再看看他准备把当当卖给海航时的想法。

李国庆当时对媒体说,为什么要把当当全盘卖给海航?因为他觉得自己有很大的束缚。改造比塑造难,所以他打算卖掉当当后,用钱做一个新的东西出来。

——这其中的束缚,从何来,李国庆心里自然清楚。

和俞渝是脱不开关系的。

所谓夫妻店模式,这种模式让深处其中的李国庆和俞渝都饱受折磨。

李国庆其实是早就想走的。

那次李国庆在采访中摔杯子之后,他接受人物记者的采访,记者问他,还会不会再回到当当?

李国庆的回答是,不会。

「翻篇了。」

所以说,别误会,李国庆未必对当当的控制权感兴趣。

03、

李国庆是怎么失去当当的?

那他对什么感兴趣呢?

这一团乱麻,有一个起点,理顺这个起点,你就能看遍整个瓜的全貌。

起点就是李国庆离开当当。

李国庆和俞渝,其实是两种人,性格有很大差异。

从媒体报道你也能看得出,基本是李国庆在接受采访,在说话,微博上他也口无遮拦。俞渝则很少露面。

问题是,他们性格有差异,但都是很强势的人,这注定两个人在一起共事一定会有巨大决策成本。

很多东西,看法不一样,都想坚持自己的看法,结果就是吵来吵去。

用李国庆的话,「内耗巨大」。

为了避免这种内耗,李国庆后来和俞渝分管两个业务板块。

当当传统的业务,也就是所谓的大当当,全部由俞渝管理;而当当新开展的业务,例如实体书店,百货,自出版等等,则归李国庆管。

以为能够进水不犯河水,但根本做不到,新老业务也是会互撕,毕竟做的都是图书。

于是后来的结果就是,新业务也不归李国庆管了。

给你一个办公室,一切待遇照旧,但你不要管事儿。

2018年1月16日,当当人力资源部发了一个通告,调整组织结构。

有意思的是:

仅有公共事务部向李国庆报告。

公共事务部是干嘛的呢?简单来说就是对接政府和一些公共机构的,和核心业务没多大关系。

你也能看清楚,李国庆被夺权了。

500

俞渝 李国庆_当当情缘-李国庆俞渝夫妻创业传奇 电子书_俞渝和李国庆

▲微博

那为什么李国庆不夺回来呢?

原因很简单,他没有股权,也没有管理层的支持。

这就涉及到最核心的问题,当当的股权分配问题。

从当当私有化谈起。

当时,当当在美股的市值并不理想,李国庆觉得被低估了,于是和俞渝商量着让当当退市,进行私有化。

根据文件披露,退市之前,俞渝在当当网的持股为3.92%,李国庆持股29.18%,剩下的就是他人持股。

而退市之后,俞渝将持股11.04%,李国庆持股82.13%,两个人加起来达到了93%还多(后来分了一点给孩子)。

按照这份持股数据,当当退市前后俞渝和李国庆,李国庆都是绝对的大股东,对公司有绝对控制权,问题是,后来怎么变成俞渝是大股东了呢?

李国庆曾经在一档求职节目中讲过这个过程,简单来说,分三步走:

1,股权变更

2,逼走副总

3,逼宫信

当然,这只是李国庆单方面的说法,后来俞渝也给了否认。

我把两个人的说法综合一下。

首先是股权变更,这是最重要的一步,一家公司掌控在谁手里,关键在于谁的股份最多。

李国庆说这是「骗取」,俞渝骗了他。

他说因为两个人是夫妻,所以对于很多文件,他基本不看,俞渝签了,他也就签了,至于股权变更,他也没多想,反正都是一家子,变来变去都是自己家的,即使未来离婚,财产也是平分,所以谁多少比例都行。

对于股权变更,他也就答应了。

俞渝否认,谈不上骗取。

当时律师和相关人员的都在场,你也是自愿签订的,哪来的骗取?

总之,李国庆确实是签了。他可能真的是这么想的,都是一家人,股份在谁手里都行,万一离婚了,财产也能平分,无所谓。

只是他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

接着,开除副总,这也是李国庆单方面的说法。

俞渝同样否认过,不存在高管大规模被开除的现象。

最后,就是那封「逼宫信」。

李国庆说,当时当当的管理层一起写了一封信给他,要把他踢出去,支持俞渝。

对于这件事俞渝和李国庆,当当的管理层给予过回应。之所以存在这封信,因为当时李国庆扬言要报复当当,这损害了管理层的利益。

于是他们写了一封信,也算不上逼宫,就是希望李国庆离开当当,他们坚决支持俞渝,虽然管理层持股很少,但利益也不侵犯。

这是让李国庆决定离开的最后一脚。

「你都得到管理层的支持了,那我还留着干嘛。」

他就走了。

2019年2月14日,当当完成工商资料变更记录,法定代表人以及总经理由李国庆变为俞渝。

整个过程非常清楚:

从李国庆被剥离核心业务去开发新业务,到新业务也被剥夺,去管理一个清水部门,当然,这其中还穿插着所谓的三部曲,最后,走人。

不过,至少在当时,李国庆的离开,是和睦的,是信心满满而所有人都举手欢庆的。

500

▲当当发布李国庆离职的通知

04、

梅毒/同性恋/小三

俞渝 李国庆_俞渝和李国庆_当当情缘-李国庆俞渝夫妻创业传奇 电子书

矛盾公开化是在李国庆砸杯子之后。

那是腾讯新闻的《进击梦想家》节目,主持人采访李国庆,在谈到自己出走当当时,李国庆突然冲冠一怒,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就往地上砸,碎片飞溅。

500

▲李国庆砸杯子

这件事很快冲上热搜,李国庆和俞渝的家事也变成吃瓜群众嗑着瓜子刷微博的边角料。

而把事情推上高潮的,是俞渝在朋友圈的手撕长文,分量十足。

文章很长,你可以看看。

500

▲俞渝手撕李国庆

简单来说:

1,拿走了1.3亿现金,「根本不是什么鬼净身出户」;

2,有家暴倾向,「锅碗瓢盆你砸了多少」;

3,同性恋,得过梅毒,私生活混乱;

4,亲人违法犯罪,「你哥吸毒,六进六出监狱,最后被判了15年」;

5,撒谎,「股份被欺骗,逼宫,赶走副总,都在撒谎」;

6,对子女不闻不问;

李国庆进行过回应,一样很长,我挑几个关键点来说。

1,所谓拿走1.3亿现金,那是拿走两个人在海外信托基金本就属于自己的钱,没有拿俞渝父母的存款;

2,亲人违法犯罪,哥哥吸毒不假,但举报他吸毒,也是自己的父亲。

3,同性恋,无稽之谈;

当然,这里面最有意思的是关于梅毒的回应。

李国庆的说法是:

染了梅毒,是因为在浴池洗浴时不小心感染的。

500

▲李国庆接受回应

但我们都知道,梅毒是不可能通过洗浴传播的,除非洗浴时还发生了其他什么事儿。

梅毒的传播方式一般有两种:母婴,或性传播。

500

▲梅毒的传播方式

李国庆还把俞渝锤成小三。

按照他的爆料,俞渝婚后在国外当小三,做了很多不可告人的事儿。

500

▲李国庆回应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顾不上成年人的基本体面与尊严。

互撕无下限,爆料都挑狠的来,两个人都往伤口上撒盐,疯了一样。

一出彻彻底底的狗血剧。

​05、

为什么不能离婚

很多人内心可能都有这样的疑问:

互撕都发酵成这样,为什么不一别两宽呢?离了婚,各自去过各自的生活,何必纠缠不清。

当当情缘-李国庆俞渝夫妻创业传奇 电子书_俞渝 李国庆_俞渝和李国庆

说实话,李国庆不是不想离。与之相反,他迫切地希望能快点离婚,他甚至对记者说:「我也要过性生活啊。」

意思就是,迟迟拖着不离婚,而感情已经完全破裂,不离婚,他过性生活就属于婚内出轨啊。

2019年7月底,李国庆就已经向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和俞渝离婚。

从「逼宫信」发出之后,他们俩就已经分居了,到2019年11月李国庆接受媒体采访,都分居22.5个月了。

感情破裂是实锤。

按理说,都这么狗血了,应该离。

但现在,目前没有证据显示李国庆和俞渝已经离婚,卡在哪儿呢?卡在俞渝那儿。

俞渝不同意离婚,为什么呢?

感情尚未破裂。

这当然只是一个用来遮掩的理由,都到这份上了,感情怎么还会尚未破裂。

真实的原因在于股权争执。

李国庆的核心诉求是:

要求评分夫妻共同持有的当当股权,平分之后,谁管理当当,由全体股东决定。

你看,李国庆的底线并不是当当的管理权,而是股权。

俞渝的希望是:

李国庆只拿25%的股权,如果答应,就可以和平离婚。

李国庆当然不答应。

一切都是假的,只有股权的争执,才是真的。

这段从一开始就基于双方共同事业的感情,最终也被事业捆得死死的,连离婚都不自由。

先别感慨人事浮沉,争执很正常,因为牵涉利益实在太大。

目前,李国庆和俞渝共持有当当的股份是91.7%,其中,李国庆持股27.5%,俞渝持股64.2%。

俞渝比李国庆多出近38%。

如果按照夫妻财产平分原则,李国庆可以拿走近46%的股权,比目前握在手里的多出18.5%;俞渝希望他只拿25%,如果平分,他可以多拿21%。

这是什么概念?我给你算一算。

当当私有化,从美国退市,当时利润只有9000万,按照李国庆的预估,到年底能达到1.5亿。

海航当时想收购当当,给了90个亿的估值。

近几年当当的利润可翻了几倍

根据当当发布的财务数据,2018年当当销售116个亿,利润4.7个亿;预计2019年利润能有6.1个亿,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1个亿,就是7.1一个亿。

利润1.5个亿估值90个亿,现在2019年利润7.1个亿,翻了四五倍,估值多少呢?

这当然是一个很专业的算法,我就算估值翻了3倍,为270个亿(真实的估值计算不会这么简单,复杂得多)。

这是各类方案中李国庆少拿的钱:

1,接受俞渝的方案,只拿25%,俞渝拿66.7%,意味着李国庆比俞渝少拿180个亿左右。

2,李国庆接受现实,只要现在手里握着的27.5%,也会比平分少近50个亿。

以上都还不算分红。

而到目前为止,根据公开报道资料,李国庆也就是只拿走了那1.3个亿。

这才是这段婚姻迟迟分不了的真实原因。

你可以换位思考下,换做你,你会不会争,能不能做到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是一段被利益绑死的婚姻,合,合不来,分,分不开。一日夫妻百日恩,曾经的创业模范夫妻,闹成这样,也是另外一种悲剧。

06、

李国庆的目的

俞渝 李国庆_俞渝和李国庆_当当情缘-李国庆俞渝夫妻创业传奇 电子书

李国庆对控制当当没有兴趣,或者说兴趣不大。

他的关注点在哪里呢?平分股权。

至始至终都是。

李国庆离开当当时,对于自己19年的创业人生,他给过一句话总结:

往事如淡,色如清,已轻;

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一幅要立地成佛的样子。

现在你也看到了,没有成佛,成了狗血剧主角,反反复复,其实还是股权问题。

他这么折腾,无非是两个目的。

第一,做给俞渝看,也做给当当管理层看。他当然知道抢了公章不等于控制公司,但他还是要做,无非是告诉俞渝:

如果你不答应平分股权,那你别想安宁过日子,大家都别安宁过日子了。

第二,做给大众看,也做给法院看。夫妻情感早就破裂了,希望法院早点判,平分了股权,从此互不干涉,各自安好。

抛开一切的喧嚣,意气用事,中年热血和面子,我认为就是这样。

当然,我无意于站队,之所以很多文字是李国庆的视角,原因之一是他透露的信息比较多,原因之二是他是折腾的主角,俞渝并不喜欢面对媒体。

其实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好站队的,在几十个亿的争夺面前,任何站队都极无力。

人家好歹是为了几十个亿在争,你总不至于为了支持谁不支持谁而争,那也太无聊了。

无论如何,造成这个僵局,事情闹到这个样子,是因为两个人都咬死了不愿意松口,互不退一步。

李国庆被骂不要脸,俞渝被李国庆说是心如蛇蝎。

利益至上,而情感,夫妻,共同奋斗,都如过眼云烟。

07、

不匹配爱情的悲剧

李国庆在采访中曾经说过:

(对于妻子)本来我有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给没给我洗过袜子。

当然(俞渝)也没有给我洗过袜子。

500

500

▲李国庆接受采访

李国庆骨子里喜欢的可能是偏向传统和弱小(至少不那么强势)的女人,但俞渝显然不是这类女人,她性格强制,且能力强悍。

一位投资人曾经对李国庆说:

「你对资本一窍不通,命好有俞渝。」

你不能指望一个女人能帮你搞定融资,能和你一起把公司做到上市挣个几百亿,然后回家还要回归给你洗袜子。

这是两种不同的人格,所以不匹配。

不匹配不是门不当户不对,是你所需求的,与真实出现在你身边的,差异巨大。

刨开他们争执的几十亿,对大多数人来说,感受最深的应该就是这点。

所以对于情感来说,好不是最重要的,合适自己,才最重要。

另一点也让我感受极深。

夫妻双方不要一起创业,甚至不要在同一个单位上班,不要是同一个部门的上下级,如果你在公司里谈了恋爱,最好跳槽。

你把晚上的时间交给一个人,那叫陪伴;

但你把自己上午,下午和晚上的时间,都交给一个人,那就不是陪伴,是献身;

而你把自己上午,下午,晚上和性生活,以及柴米油盐与职业规划都交给一个人,奥特曼也顶不住这种相处模式。

这里是 — 新90后的另一番天地